当前位置: 主页 > 工业科普 >

世界工业化呈现怎样的态势?

时间:2019-05-11 14:32 来源:中国工业博物馆资讯 作者:admin
  中国工业化的包容性和利益共享性表现,在世界工业化史上也是非常突出的。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勇于创新,奋进包容,是中国40年加速工业化的历史留给新时代的珍贵精神遗产。在继承40年改革开放精神基础上,继续创新发展,全面协调,清洁高质,开放包容,善治为民,高质量发展,新理念新思维将引领中国工业化迈上新征程,迎接新胜利。18世纪,世界工业化从西欧国家起步。时至今日,中国在产业发展的阶段特征上已逼近世界工业化的前沿。在中国工业实力和国际地位迅速提高的同时,一系列新问题和新挑战也开始呈现。如何从世界工业化的宽广视角观察和思考中国面临的形势和未来前进的方向?对此,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前,世界工业化呈现怎样的态势?
  金碚:在人类社会几千年的历史中,进入工业化后,经济才真正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世界工业化迄今为止经历了4—5次由产业核心科技变革决定的经济长周期阶段。20世纪中后期开始进入被称为“高技术”或“新经济”时代的新一轮创新周期。这一周期,以电子信息通信技术和网络经济等为产业核心科技,世界摆脱了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导致的经济衰退,再次走上强劲增长的产业发展路径。
  但是道路并不平坦。仅仅过了20多年,就已发生三次严重的经济危机或衰退。这表明,这一轮的产业核心科技主导路线及其与产业发展战略路径之间的关系尚未得到深刻认识。关于当代产业的技术支撑基础,特别是关于高技术产业的运行规则和可行的商业模式,还有许多问题没有搞清楚。因此,在实践中必然产生一系列矛盾。这一问题至今仍是关系到世界经济和我国经济未来10—20年产业发展战略路径的最大“迷团”。如果不能解开这一“迷团”,一系列现实问题将长期困绕着我们。例如,为什么在今天这个所谓“新经济”时代,传统产业对经济增长仍具有决定性影响,而高技术产业却没有表现出中流砥柱的力量?高技术产业具有非常不同于传统产业的特点,那么,怎样的市场竞争规则和商业模式才能使其不仅在科技上具有先进性,也在经济上具有可行性?高技术产业具有比传统产业强大得多的“创造性毁灭”性质,这在产业升级过程中会导致怎样的经济现象,特别是利益冲突和产业冲击?总之,世界工业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也留下了至今尚未解决的许多重大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报》:人们欢呼工业革命和各国工业化的巨大成就,将工业化迅速推进时期称为“黄金时代”。但是,对于工业化的批评也从未停止,甚至出现“去工业化”的呼声。“去工业化”可行吗?
  金碚:工业化促进了经济增长,但这种增长只在局部地区发生,并没有很快地扩散到全世界,因而造成国家间和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平衡,且差距还在继续扩大。而如何解决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人类目前为止尚无有效的办法。
  从20世纪六七十年代起,一些经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一直存在两种试图摆脱工业化道路的呼吁。一种主张放缓工业增长,直至20世纪末之前实现所谓“零经济增长”。另一种主张走“第三条道路”,既不停留于传统经济,也不搞大工业,而采取有别于西方发达国家工业技术路线的所谓“中间技术”,即主张“小的是美好的”。
  然而,历史事实证明,没有哪个国家特别是大国可以不走工业化道路而实现经济和社会现代化。“去工业化”直接削弱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工业生产能力,表现为制造业产出比重持续降低,经济竞争力减弱,增长乏力。
  随着对“去工业化”认识的加深,美国和欧洲一些学者认识到制造业和服务业是互补关系而非替代关系。针对制造业就业和产出比重持续降低,大量投资转向海外导致国内投资相对不足的问题,美欧许多人主张实施再工业化对策,重新平衡制造业和服务业,尽快改变外国制造、本国消费的经济格局。现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发达国家开始重新重视和发展制造业,改变经济过分依赖服务业特别是金融服务业的状况,政府已经重新将制造业视为解决就业和经济问题的重要战略措施。
  美欧实施再工业化战略,不是简单地回归传统制造业领域,而是进行更加专业化的生产,致力于制造中高端、高附加价值的产品。在研发、专利、技术、工艺、品牌、核心零部件等关键环节,美欧企业仍占据大多数产业的制高点。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在世界工业化大背景下反思和展望中国工业化。
  金碚:中国改革开放40年,是世界工业化进程向中国推进的一段极为辉煌的历史。在这40年间,不仅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且整个世界也因此而巨变。从工业技术路线看,中国工业40年沿着世界工业化的产业核心技术路线以急速和压缩的方式发展,取得震惊世界的成就,同时也产生了一种非常突出的文化现象及其在各方面的体现:追求极度压缩过程的显示性结果。
  过去的发展模式已难以持续,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迫在眉睫,必须实现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转变。一方面,中国工业化进程必须继续快速推进,刻不容缓;另一方面,资源、环境约束等已经成为不得不高度重视的问题。以发展解决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是工业化阶段唯一可行的政策选择。同时,必须深刻认识经济和社会结构特别是利益结构的变化,充分估计工业化进入更高阶段必然发生的社会价值目标选择的变化。环保、公平、正义等将成为越来越受重视的价值目标。因此,如何在基本路线不动摇的前提下注入新价值因素,保持和不断提升国际竞争力,是中国工业化战略须解决的根本问题。
  联合国在确定千年发展目标,亚洲开发银行在提出旨在解决世界人口贫困、增长持续性以及更为民众所认同的理念,使用了“包容性增长”的概念,这是一个启发性的应答,与正在工业化进程中因面临艰难抉择而苦苦思索的中国不谋而合。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和国际合作设想,充分体现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包容性发展理念。
 

上一篇:工业CT技术为关键供给
下一篇:进一步激发工业设计创新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