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展览介绍 >

中国体育产业细分领域的最高峰

时间:2018-09-18 17:22 来源:中国工业博物馆资讯 作者:admin
 当时与会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职业化属于资本主义产物,中国不具备体育职业化的土壤,国家不拨款足球肯定搞不好。为打消与会人士的疑虑,当时分管体育的国务委员李铁映也召见了一批代表进行座谈。尽管中国足球界大多都对这一指令表示疑虑,但改革大势已不可逆转。在改革东风劲吹下,袁伟民第二次出任足协主席,他决心以改革派来重组足协。在这之前的1991年,国脚出身、在北京市体委搞改革成绩斐然的年轻干部王俊生已经奉调进入中国足协,他与足球名宿孙宝荣、搞外事工作出身的许放一起当选专职副主席,王俊生在三位专职副主席中排名第一,同时兼任秘书长,换言之,他就是中国足球事实上的掌门人。 或许对于老师而言,传道、授业、解惑只是平凡无奇的基本工作,但对于那些孜孜以求的学生而言,老师就是一片天,老师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弟子们竭尽全力去模仿追赶的标杆。
  一个人若能遇到良师是其毕生的幸运,一个行业若能涌现良师则是整个行业崛起的希望。眼下,中国体育产业正处于发韧阶段,亟需良师巨匠的引领和探索,同时也需要向过往在中国体育事业中勇于探索前路的先驱泰斗致敬。
  2018年9月10日,适逢我国的第33个教师节,体育大生意特从体育产业的多个细分跑道中遴选出五位泰斗级老师向他们致敬,他们不仅桃李满天下,给行业留下了诸多门生俊彦,而且在各自所在的细分领域的关键发展阶段曾起到过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五位泰斗分别是:王俊生(中超主要创始人、中国职业体育先驱)、徐根宝(中国足球名宿,中国足球青训教父)、何振梁(前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中国体育外交家)、宋世雄(中国著名体育解说员、中国体育解说史上的一代宗师)、瞿优远(《体坛周报》创始人,中国市场化体育媒体先驱)。
  一个名字就是一面旗帜,就是一个中国体育产业细分领域的最高峰。我们后辈在高山仰止之余,在奋发图强之余,也应自问一句,何时才能再出现新的泰斗?
  王俊生:一穷二白创办甲A联赛
  王俊生,前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足球管理中心首任主任,中超前身中国足球甲A职业联赛的主要开创人。励精图治、坚持改革是王俊生身上最大的标签,他任内的甲A联赛不仅至今都被视为中国足球联赛最红火的黄金岁月,而且在甲A足球的带动下,篮球、乒乓球、羽毛球等项目也陆续启动职业化改革,并且这些项目的联赛在发展前期都主要参考了甲A足球联赛的运营模式,1995年当甲A火遍大江南北时,王俊生曾被多个兄弟协会邀请座谈交流,曾创下一天给三家协会讲课的纪录。在中国体育职业化这条道路上,王俊生绝对称得上是先驱和老师。
  1992年,中国男足兵败吉隆坡引得朝野激愤,那也是继1985年的“519事件”后国人再度对足球的信心跌至冰点。在万般无奈下,高层建议中国足球开始进行职业化改革。当时高层提出了一个在当时看来非常大胆且冒险的主张:足球联赛效法国外推行职业化改革,尽快建立职业俱乐部体制。联赛要尝试靠商业收入来养活自己,不能再依靠国家拨款。随后在1992年6月22日至27日,著名的“红山口会议”成功召开,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伍绍祖亲临大会,来自全国各省市的分管足球的体委领导共计98人一起探讨足球联赛职业化的可行性。
  
  临危受命的王俊生当时接手的中国足球可谓是一穷二白。当时我国寄希望于通过奥运会等大赛为国争光,资源尽可能向奥运夺金的项目倾斜,各省市也纷纷裁掉了足球、篮球等投入大却夺牌无望的项目,中国足球人才凋零,不少国足球员每月工资也不过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1993年中国国足协得到的竞赛拨款只有区区的100万元,王俊生不仅要用这笔钱办足球联赛和支持女足训练,还要供给前往巴西留学的健力宝青少年足球队。上任之初,中国足协处处都需要钱,王俊生困坐愁城,一切看起来,原定的1994年首届足球甲A联赛将因为缺乏经费而陷入流产。
  当时足协很多中层干部都建议王俊生找领导再额外申请经费,还有人建议向国家体委财务司借款,王俊生坚辞不允。就在此时,有人告诉王俊生,日本足协去年搞起职业联赛,他们通过商务运营一下子获得1200万美元的运营经费。听到这一消息后,王俊生顿时眼前一亮,马上带队前往日本考察首届J联赛,时任日本足协主席川渊三郎的改革计划、东京、横滨、名古屋等赛场的高上座率、热烈但不失理智的球迷气氛、俱乐部企业化管理的井井有条,都令此时尚对职业化不甚明了的中国足球官员有了深刻认识,王俊生等人从此坚定了要向J联赛全面学习的决心。
  回国后,王俊生开始召集各省市足球队开会,全面开启足球俱乐部进程,大连万达、广东宏远、广州太阳神等一批职业俱乐部也随之开始启动职业化进程,企业开始在俱乐部当家做主。为了弄清“职业”这两个字的内涵,王俊生和许放开始带领众人补习“经济”课。王俊生当时谈的最多的就是,管理职业足球需要的专业只是已经不再仅仅只是足球只是,还有经济、管理、社会等各方面的专业人士。
  就这样,王俊生一边带着众人恶补职业体育的知识,一边又和许放商量着如何引入外部资源。在外事专家许放的努力下,中国足协为甲A找来了IMG、ICL等国际专业公司进行竞标。因为当时距离甲A开幕仅仅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所以这些国际公司试图压价,但碰上许放这个擅长谈判的外事专家,他们只能不断抬高竞价,最终经过三个月的谈判,中国足协决定与IMG签约。双方最终签约五年,IMG第一年向甲A联赛投入120万美金,此后每年递增10%,而作为回报,中国足协将甲A的商务运营权授予IMG。
  在谈判初步达成协议时,许放找王俊生汇报细节,当时许放两眼全是血丝,王俊生关切地说:“老许,你昨天睡了几个小时?”许放打起精神说:“两三个小时总是有的。”勤奋且聪颖的许放一直深受王俊生的尊重和信任,但令人扼腕的是,由于积劳成疾,许放于1996年9月30日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49岁,中国足球痛失英才。值得一提的是,在许放逝世后,他家里竟找不到一双崭新的皮鞋,王俊生不禁悲从中来,失声痛哭。
  事实上,在当时足球改革初期,类似这种拼命三郎式的作风在中国足协成为常事,自王俊生以下,每个足协人员都有种时不我待的使命感。某次王俊生的办公室闯进一位不速之客,王俊生抬眼一看是足球名宿马克坚的夫人。她态度严肃,一脸怒气:“王副主席,你这样用我们马克坚,我可有意见。快一个星期了,老马每天晚上只睡两个小时,趴在办公桌上不是查阅文件就是写东西,有时连饭也不吃,难道搞足球的人都这么工作吗?他今年已经56岁了,真累病了,我可找你要人。”
  在有了IMG的雄厚资金和商务包装能力做支撑后,甲A成功在1994年4月27日在成都揭幕,当天涌入了超过四万名观众。当王俊生宣布“首届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开幕”时,短短一句竟两次被掌声打断。甲A足球联赛的开展让中国球迷蓄积了许久的热情得以彻底宣泄,中国足球球市火爆之极,每轮比赛都有超过15万观众现场观战。
  经过一年的预热后,1995年甲A进入球迷盛世,一个成本不过几分钱、以往只是供儿童玩耍的小喇叭在甲A赛场外就可以卖到七八块钱,比赛时上万只小喇叭清脆短促的鸣叫几乎是北方甲A球队主场清一色的背景声,而门票在比赛一两天前售罄更是家常便饭,不少黄牛党甚至用球票+小喇叭的打包方式促销,十年之后,这一销售模式依然存在,只不过是买两只小喇叭,送两张球票……
  时至如今,很多人仍认为,王俊生时代的甲A是球市最火爆的时代,即使再苛刻的足球媒体也都承认一点,是王俊生时代的中国足协搞活了联赛。王俊生也曾自评说:“在我上任前,中国足协年年都为经费发愁,但自从开启甲A职业化以来,经费再也不是中国足协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甲A足球联赛用职业化进程激活了球市后,国家体委这才决定让篮球等其他项目也开始效仿足球开始职业化进程。1994年12月20日、21日,时任国家体委竞训二司司长的杨伯镛和二司篮球处处长刘玉民在国家体委三楼会议室召开了全国篮球工作会议,宣布“以竞赛为突破口,以市场化、职业化为动力,挽救中国篮球,提高联赛水平”,这才有了如今的CBA的前身全国甲级篮球联赛。

上一篇:“中国第一街”演绎国粹文化
下一篇:山东工业的重要支柱产业